<form id="pbfdn"></form>
<form id="pbfdn"><listing id="pbfdn"><meter id="pbfdn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
        <sub id="pbfdn"></sub>

        <sub id="pbfdn"></sub>

        2020年3月24日 星期二
        您所在的位置:浦城新聞網 > 文藝文化 > 正文

        理想澆灌希望之花

        2022-05-20 09:44:33??來源:人民日報海外版  責任編輯:肖練冰   我來說兩句
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故事要從3年前說起。2019年暑假回故鄉,照例要到大別山轉轉。但這次不一樣,又往大山深處走了一程。在安徽省六安市金寨縣湯匯鎮的一個山坳里,看到一所老式建筑,土墻黛瓦,“六區一鄉列寧小學?!钡呐曝译m歷經風霜,上面的字跡仍依稀可辨。這是紅軍時期鄂豫皖蘇區最早的列寧小學。走進大門,認真打量那些鋪滿時光印痕的磚瓦和無語的門窗,側耳細聽,仿佛聽到瑯瑯讀書聲,從遙遠的天穹、從幾十年前的山谷、從灑滿陽光的枝葉上泉水般涌來,模糊了我的視線。

        下山的路上,我有點神情恍惚。朋友跟我講,中國最早的希望小學——安徽省金寨縣希望小學,也在這座山上,距離列寧小學只有20多公里。我心中一動,預感可能會有什么奇妙的事情發生,但是究竟是什么事,當時還很朦朧。問了朋友才知道,列寧小學始于1930年,希望小學始于1990年,中間跨度正好是60年。

        那時,我正躊躇滿志地醞釀一部長篇小說,暫名《飄呀飄起來》。眾所周知,大別山是一座革命山、英雄山,作為一個“正面強攻”軍旅題材的作家,大別山已經成為我創作生命的搖籃,成為我英雄書寫用之不竭的源泉。萌芽中的《飄呀飄起來》,自然還是以革命戰爭和英雄塑造為主題。

        始料未及的是,這次參觀列寧小學,改變了我的創作方向。從山上下來,我一直琢磨一個問題,鄂豫皖最早的列寧小學,同中國最早的希望小學,同在一個山坳里,這是偶然還是必然,是巧合還是有一種神秘的力量使然?列寧小學和希望小學是什么關系,有沒有內在的聯系?我認為當然有,而且是千絲萬縷的聯系——二者血脈相連。有理想才有希望,如果說列寧小學寄托著前輩革命者對未來的理想,那么希望小學就是這理想澆灌的花朵。理想、希望,這兩個詞,就像兩只扇動的翅膀,在下山的路上,一直在我的眼前飛舞。

        還是那天,晚上在金寨縣古碑鎮一個黑豬養殖基地用餐,文友相聚,其樂融融,幾杯家釀的米酒下肚,全都原形畢露,談文說藝,高談闊論,興之所至,還吟詩作賦。大家起哄要我獻詩,腦子一熱,潛意識中對創作的渴望和堅定流露出來,一段順口溜脫口而出,其中有一句是“寫不成書我是豬”。這句玩笑話當然也沒什么風險,因為我本來就屬豬,萬一寫不成書,豬就豬吧。

        現在回想,就是那晚,那件預感要發生的事已經發生了。列寧小學和希望小學給了我一個巨大的靈感,那座一直聳立在我思維世界中的大別山,不僅是一座革命山、英雄山,它還是一座文化山、教育山,也是一座理想之山、希望之山。

        從故鄉回來后,我決定暫緩《飄呀飄起來》的構思,從根本處出發,首先寫寫這兩所學校,寫寫這兩所學校的孩子們,寫寫那個時代、那個地方、那些人們。為什么又是大別山?為什么大別山人民在革命戰爭和建設中一再承擔、犧牲、奉獻?因為文化的力量、理想的力量、希望的力量。此后兩年,我又重新捧起被我翻閱過幾十遍的《皖西革命史(1919-1949)》《金寨紅軍史》等資料,一張洋溢著紅色理想的《鄂豫皖蘇維埃建設規劃圖》被我放大了掛在書房墻上,沈澤民、蔣光慈、許繼慎、林月琴等大別山地區早期革命者的形象一直活躍在我眼前,他們被我塑造成了作品中的紅軍崇山支隊司令員韋思源和教官李桐、葉晨霞、胡桃等人物,在他們引導下,一群山里的窮孩子捧起了書本,唱起了《列寧小學校歌》《讀書歌》《童子團歌》。

        在新的構思里,我寫了拉倒(韓子路)、秋子(喬詠秋)、白兒扎、姚菊等少年紅軍的故事。他們之所以能夠克服貧困,擁有讀書的條件并健康成長,有幾個重要前提,一是因為他們有幸參加了革命,遇上了韋思源等有知識、有理想、有遠見的革命者。即便是在反“圍剿”這樣艱苦的戰爭環境里,韋思源也堅持讓他們避開血腥的戰斗場面。韋思源有一句很溫暖的話:“就算崇山支隊全部犧牲了,也要讓孩子們讀書。崇山支隊打光了,還可以重建,而孩子們是中國的未來,孩子們長大了,可以建設中國?!边@番話不僅是紅軍官兵的理想,也是我本人的理想。第二個前提是,李桐、黃奎、張樹等紅軍官兵身先士卒的犧牲精神,極大地感染了孩子們的心靈,讓他們很早就感受到信仰的力量,樹立了崇高的理想,知道應該為誰學習、為誰戰斗。三是孩子們的自我教育,幫助他們發育出健全的人格。在由戲班子集體整編的紅軍宣傳隊里,拉倒是當地土生土長的孤兒、白兒扎是舊戲班子的學徒、秋子是受過良好教育的地下工作者的后代,這些孩子在長期的集體生活中,互相尊重、互相幫助,小小年紀就成了生死與共的戰友。

        較之我此前創作的軍事題材作品,《琴聲飛過曠野》擁有豐富的文化元素。在兩年多的準備時間里,我翻閱了很多資料,了解到紅軍初創時期,許多領導人都有良好的教育背景,甚至有留學經歷?;鶎庸俦?,也有不少人讀過私塾和公立學校,特別是后來有了列寧小學、速成小學、隨營學校等教育機構,更是為部隊提供了文化保障。每當我打開電腦注視屏幕的時候,往往就會看見大別山一隅,層巒疊翠的山谷里,明媚陽光下孩子們矯健的身影。他們既學軍事,也學藝術;既學社會知識,也學自然科學;既學傳統文化,也接受外來文化?;趯v史的認知,我在設計作品框架時,心中始終保有文化的底色,并彌漫在字里行間——學唱《國際歌》、講世界革命故事、朱瑪麗老師傳授藝術常識、秋子講解數理化基礎知識……凡此種種,讓孩子們的視野掠過大別山,掠過正在搏殺的戰場,看到中國和中國以外的地方,看到正在發生的和即將發生的景象……

        在飄蕩著浪漫氣息的文化氛圍里,小紅軍戰士們茁壯成長——拉倒成為紅軍宣傳隊員后,以一顆淳樸的心靈領悟藝術真諦,以超常的勤奮彌補了天資不足,成為宣傳隊里的一名琴手,并在對敵斗爭中以音符傳遞緊急密碼情報,用藝術為大別山抗戰貢獻了一份特殊力量。喬詠秋是作品中的“理科男”,熱衷于發明,他的理想是抗戰勝利后回到大別山造水庫,并在戰爭間隙積累了很多水文資料。在最后一場戰斗中,他以藝術的敏感,破譯了拉倒用琴聲傳輸的情報,保證了部隊里應外合。白兒扎在喬詠秋的幫助下完成學業,最早進入戰斗部隊,成為一名少年指揮員,并在戰爭結束后以大別山水利師師長的身份,為水利專家喬詠秋鋪路搭橋,在舉世矚目的淠史杭水利工程建設中立下了汗馬功勞……

        我把這部作品命名為《琴聲飛過曠野》。完工之后的某一天,我坐在自家陽臺上,“眺望”兩千里外的大別山,腦子里出現了這樣一幅圖景——

        明媚的陽光下,中國第一所希望小學的廣場上,正在進行愛國主義教育,一位年過八旬的老紅軍女戰士精神矍鑠,娓娓道來——

        孩子們,你們總是問我,后來呢,后來呢?后來啊,后來的故事可多了,后來我們又經歷了解放戰爭和朝鮮戰爭。新中國成立后,毛主席發出號召,一定要把淮河修好。解放軍幾萬人馬,開到大別山,組建水利師。我們宣傳隊也解散了,多數人都在水利師擔負管理和技術工作,我們回到了月亮灣,回到了燕子河,找到了當年幫我們渡過難關的王竹大叔和秋葉大姐,找到了當年失散的戰友……我們和幾十萬大別山人民一起,在黨和政府的領導下,土洋結合,艱苦奮戰,終于,我們建成了……建成了……孩子們,你們看啊,那里——

        老紅軍伸手一指,群山之間,白云之下,巍峨的佛子嶺水庫大壩橫空出世。(作者:徐貴祥 系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、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家)


        相關閱讀:

        打印 | 收藏 | 發給好友 【字號
        更多>>南浦時政
        更多>>新福建
        更多>>文化文明
        更多>>理論

        版權說明   |   聯系我們   |   設為首頁   |   收藏本站

        Copyright 2014 FJNJNEWS.CN  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地址:浦城縣五一三路132號
        辦公電話:0599-2822949   E-mail:408759325@qq.com  閩ICP備15018385號  
        浦城新聞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99-2822296   舉報郵箱:pcxwxcb@163.com  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:0591-87275327.
        主辦:中共浦城縣委、浦城縣人民政府  ?主管:中共浦城縣委宣傳部

        備案碼35072202010026

        一级无码A片视频,AV无码不卡一区二区三区,手机欧美_1页_色乌龟综合

        <form id="pbfdn"></form>
        <form id="pbfdn"><listing id="pbfdn"><meter id="pbfdn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
              <sub id="pbfdn"></sub>

              <sub id="pbfdn"></sub>